已在英超证明自己的吕迪格要去欺负西甲的前锋们了

今年3月,纽卡斯尔前锋威尔逊和西汉姆联前锋安东尼奥参加了一档播客节目,当被主持人问到他们对吕迪格的印象时,威尔逊脱口而出:

“他在场上会一直讲话,讲各种垃圾话。我接触过的每个人都告诉我吕迪格在场外是个好人,但在场上,他是一个会让你讨厌的人。”

坐在一旁的安东尼奥也忍不住附和,“我把球踢向边线,然后我们俩就开始比拼速度和对抗,虽然没人处于下风,但转过头来他就和我说:‘别跟我耍这招!’”

趁着吕迪格不在,他俩说了一大堆他的“坏话”,然而说到最后,威尔逊承认,“他很烦人,但这也是一个顶级中后卫的标志。”

从德国到意大利,从罗马到切尔西,吕迪格一直都是这样踢球的,就像芒特所说的,你能够从他眼中看到想要竞争的火焰。

这样的风格可能并不符合当下对后卫的审美潮流,但这是不可或缺的。吕迪格用他特有的风格帮助切尔西拿到了欧冠冠军,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。

虽然两人都有过多特蒙德的背景,但此前两人并不认识。在训练场上的第一天,图赫尔找到了吕迪格:

“托尼,问你一些事情。我看了你的比赛,我观察到你在球场上非常具有攻击性,你踢球的时候充满了情绪,那些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

于是两人简单聊了一会,吕迪格给他讲了自己的故事,洋洋洒洒的一大堆,其实可以简单地归结到一个单词上:

1991年,塞拉利昂内战爆发,为了躲避战乱,吕迪格的父母各自经过长途跋涉,最终在德国柏林的Neuklln相识,结婚,并安了家,两年之后,生下了吕迪格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吕迪格其实是一名塞拉利昂裔的德国人,但因为自己的肤色,他有时并不认为是德国人。在马路上看到提着重物的老奶奶,前去帮忙的他会被误认为是歹徒;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玩耍,也经常听到“Negro”、“滚回非洲”等声音。

于是,困惑的他向父亲寻求应对的方法,父亲告诉他要么无视,要么反击,吕迪格经常选择后者。

无论在学校,还是在球场,吕迪格都保持着这种心态,相较之下,还是在球场上稍微能让人接受一点。“我踢球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要去证明些什么,因为我的确需要这样。”

足球是一项从来就不缺少对抗的游戏,然而小时候的吕迪格梦想着成为一名前锋,他的第一件球衣是自己用T恤做的,“我父母没有那么多钱给我买一件,所以我给自己做了一件乔治-维阿的九号球衣。那只是一件白色T恤,然后我在背面写上了数字9和他的名字。”

但是作为前锋,不能只会对抗与冲撞,所以在参加试训的过程中,很多教练都告诉过他的哥哥:

他希望能把自己的家庭带离Neuklln,和其他的工作相比,足球是最好的一条途径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吕迪格不惜改变自己在球场上的位置,而这恰恰为他打开了职业足球的大门。

15岁那年,吕迪格收到了来自多特蒙德的合约。他的母亲不希望儿子背井离乡,但吕迪格早已下定了决心。

从那时开始便是如此,吕迪格做出决定的事情,其他人就已经很难再改变什么了。

“我曾经和克洛普有过两次交流,因为他常常来看青年队的比赛,他也邀请过我去踢一场友谊赛,我当时16岁,差不多就那样吧。”

在多特蒙德青年队,吕迪格怀揣着梦想,但却没有赶上好时候。当时的多特蒙德连夺联赛冠军,中后卫位置上几乎不需要什么新鲜血液。

“在我看来,我当时很年轻,但我很现实。我知道,没问题,或许我需要离开。这不是倒退的一步,可能甚至是前进的一步,我去了一支相对要差一些的球队,但我可以比赛。”

从2012-13赛季开始,他成为了斯图加特在后防线上的常规人选,而作为年轻球员,他也经常被要求客串边后卫或后腰的位置,不同区域的磨练,让他对防守有了独特的认识。

虽然踢上了比赛,也在2014年第一次入选了德国国家队,但斯图加特只是一支名不见经传的球队,而且那时的斯图加特时而就有降级的风险,这对于潜力无限的吕迪格来说,确实不是合适的选择。

初到罗马时,吕迪格依然保持着自己主动的防守风格,但经常因为鲁莽的上抢而暴露身后的空间,这让他显得非常稚嫩。

“是的,那段时光挺难熬的,但足球场就是这样,今天你是英雄,明天你就是罪人,我必须感谢加西亚主帅和俱乐部的信任。”

就像吕迪格所说的,虽然经常坐在替补席上,但罗马和鲁迪-加西亚并没有放弃这位德国后卫,这让他逐渐适应了意大利足球的节奏。

斯帕莱蒂上任时,吕迪格已经值得信任,于是罗马不仅买断了他,而且还将主力中后卫的位置交给了他。

那一年的罗马表现不错,成为了联赛亚军,吕迪格的表现也进入了不少人的视野,其中就包括远在英格兰的孔蒂。

那一年的切尔西表现也不错,但拿下联赛冠军的他们并未自满,在赛季结束后的补强名单上,孔蒂写下了吕迪格的名字。

“我记得在我的第一个赛季,客场对阵斯托克城,我开始听到球迷的喊声:‘吕迪、吕迪、吕迪……’这对我而言很特别,我从来没有收到这样的东西。”

在英格兰,球风强悍的吕迪格很快就博得了球迷的欢心,尤其是在切尔西,但这里不仅是一家欣赏强壮球员的俱乐部,也是一家热衷于换帅的俱乐部。

在2021年之前,短短的三年半里,吕迪格就经历了三位主帅。不同的教练有着不同的战术,也有着不同的喜好,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然而在兰帕德的任下,吕迪格过得尤为艰难。

而在引进蒂亚戈-席尔瓦之后,兰帕德向他明确表示,他只会是中卫位置上的第五选择,当时吕迪格便萌生去意,接洽他的有两支球队,一支是穆里尼奥的曼联,另一支便是图赫尔执教的巴黎圣日耳曼。

生活就是那么的有趣,吕迪格最终没有选择离队,但在半年之后,图赫尔来到了切尔西。

有一位信任自己的教练,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于是在图赫尔上任之后,双方很快就加深了对彼此的理解,图赫尔给了吕迪格竞争的机会,而吕迪格为图赫尔奉献了自己的全部力量。

“我决心为球队奉献自己200%的力量,为了胸前的队徽,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。对我来说,在经历这一切之后,欧冠冠军只不过是‘锦上添花’罢了。”

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次成功防守和哈弗茨的进球有着同等重要的价值。经过90分钟的鏖战,吕迪格和队友们最终保住了1-0的比分,赢下了欧冠冠军。

赛后的更衣室里,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,吕迪格和坎特没有喝酒,自然也难以进入疯狂庆祝的状态,但他和坎特坐在一起,相视一笑。

从去年夏天开始,吕迪格和切尔西的续约工作就不是很顺利,虽然媒体和球迷中也有一些对他索取高薪的批评,但和兰帕德下课时期相比,只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
吕迪格早已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,而在这个过程中,也为切尔西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做出离队决定后,吕迪格第一时间告诉了图赫尔,“当时,吕迪格在开始训练前一小时来到了我的办公室,我就预料到一些事情将会发生。因为通常他都不会这样做,他会在训练场上找到你,和你进行一些谈话。”

虽然图赫尔和俱乐部也尝试挽留他,但了解他的图赫尔很清楚,“吕迪格不是那种你和他促膝长谈就能够改变局面的人,他有着坚定的主见,这是他性格中的一部分。”

可惜的是在这个赛季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切尔西没有拿出上个赛季后半段所向披靡的表现,走到最后的足总杯赛场,也输给了利物浦。

这让吕迪格有些失望,但他已经赢得了切尔西球迷的尊重和祝福,而他留给切尔西球迷的最后的深刻印象,也是极富自身特色的一脚远射进球:

“我会选佩佩,因为我喜欢他的踢球方式,他总是处于极限状态,有时可能会过于兴奋,但这是我喜欢的踢球方式。人们可能只看到了他的侵略性,但说实话我认为他踢球的方式就是一流的,我会选佩佩。”

葡萄牙人也是一位队友喜爱、对手讨厌的后卫球员,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,两人的踢球风格的确有相似之处,强硬、主动,但不失技巧和计谋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